江都抗日义勇团
来源: 发布日期: 2017-02-17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上海、南京相继失陷,出身富绅之门的安徽郎溪人陈文,秘密召集旧时同仁和抗日志士,于当年12月组织“江都抗日义勇团”,并自任团长,在公道桥、甘泉山、大仪一带开展抗日活动。由于深得当地民众的信任与支持,队伍迅速发展壮大,至1938年春,队伍已发展到3000多人,下辖4个支队、7个直属大队和1个巡湖大队,团部驻塔集,第一、第二两个大队驻银集、涂沟等地,其余驻扬州北山一带。仅在1938年春夏,江都抗日义勇团就与日伪军进行大小战斗100多次,使日军闻风丧胆,人民称快,抗日义勇团声威大振。

扬州西郊飞机场有日寇7架飞机,经常飞往高邮、宝应、盐城、淮阴等地狂轰滥炸。陈文侦知日军飞机场戒备松弛,守备力弱,便决定择机偷袭日寇机场。193825日下午2时,陈文部队从公道桥出发,7时左右到达飞机场附近的小树林中集结待命。晚上12点,几十名战士向停在机场上的飞机浇煤油,投火把,霎时火光冲天。此战共烧毁、炸毁敌机4架,打死日寇7人。在陈文袭击机场时,日军出动80多人,出北门直扑公道桥,妄图捣毁陈文团部。陈文迅速带领部队抄小路回到公道团部,义勇团诱敌至公道镇中心,四面包围击敌,击毙、击伤日军20余人,缴获一批武器弹药。得知陈文部队取得公道桥战斗的胜利后,蒋介石从武汉发电报指示李明扬(国民政府苏鲁皖边区游击总指挥)传令嘉奖。李送去慰问金、药品、子弹以示犒赏,并命名陈文部队为“江都县抗日自卫队”。

19385月,日军的军用物资运输船要在扬州黄金坝卸一部分货。一天下午3时左右,一艘大轮拖七条大木船在古运河吃力地逆流蠕行,渐渐进入伏击圈。陈文一声令下,岸边埋伏的20多挺机枪,交叉向敌扫射,船头、船舱里日军纷纷倒下,轮船发动机熄火,船上一个班的日军一枪都没有来得及还击,就全部被消灭。这时岸边战士喊话:“木船赶快靠岸,我们只杀日本鬼子,不杀中国人。”船工将木船纷纷靠岸,搭上跳板,陈部战士迅速上船搬货,一个小时左右就将货物全部搬上岸,由征集来的几百个民夫挑着连夜向北转移保存。

抗日义勇团一直密切注视驻扬日军动态,观察到驻扬日军每天都有两三辆汽车,由扬州经甘泉山、大仪集到天长县城来往运输货物。19398月的一天黑夜,陈文部属赵长泰率士兵在凤凰桥路段挖断公路,沟上用柴棍、芦苇覆盖并铺土伪装,然后埋伏在公路两旁的高墩后面。很快,日军汽车开过来,因速度很快,两个前轮陷于坑中,车子动弹不得。埋伏在路旁的抗日战士用机枪直向敌人汽车扫去,四五个押车的日军和司机全部被打死。

陈文一方面积极组织抗击日伪,另一方面在防区内致力发展生产,鼓励农民耕种,支持商人经营,因而防区内民众安居乐业,商旅往来,学生复课,呈现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日军对陈文部队视若眼中钉,日军扬州司令官川井便调动仪征、天长日伪军千余人,分三路向大仪、公道猛扑。陈文将敌诱入伏击圈内,用炮火猛烈打击,共打死、打伤敌军400多人。

陈文一直对共产党深有好感。1939年初,陈文派团部参事邱剑鸣到中共苏北工委和新四军挺进纵队,邀请共产党派人来该团帮助整军和建立教导队。邱剑鸣将情况向工委书记惠浴宇、纵队司令管文蔚汇报后,经陈毅司令员批准,派吕镇中、陈淦等人到陈文团部开展工作。吕镇中、陈淦在帮助抗日义勇团整军和建立教导队的同时,在义勇团内部秘密建立共产党支部,由吕镇中任书记。

国民党鲁苏战区副总司令、第24集团军总司令、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看到陈文抗日义勇团威名远震,队伍不断壮大,先诱使其编在自己麾下,见其不从,后又闻共产党帮助陈文整军,非常恼火,决心调兵对其进行“围剿”。

19399月初,韩德勤部队对陈文团部进行全面攻击。因兵力悬殊,为保存实力,陈文决定放弃闵桥和塔集西撤。在突围过程中,陈文部队受到韩部独立旅的161718三个团包围。陈文不愿让战士们再作无谓牺牲,便从容走上大堤高喊:“你们要打的是陈文,要捉的是陈文,我就是陈文。”说着把左轮手枪摔了出去。陈文被押解到盱眙蒋坝“歼陈”指挥部,任凭敌人再三折磨,始终也未讲出新四军派往义勇团帮助培训干部、整顿军队的吕镇中和其他共产党员。10月,陈文在蒋坝被秘密杀害,一位叱咤风云的抗日志士,就这样倒在国民党顽固派枪口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