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王玺的传奇故事
来源: 发布日期: 2017-02-17

南京博物院展厅陈列着不少出土于扬州的珍贵文物,广陵王玺就是其中之一,它称得上是南京博物院最小的一件镇馆之宝。这枚黄金玺印是在邗江县甘泉公社老山大队的甘泉山被发现的。

那是19812月的一天,当时女社员陶秀华正在甘泉二号汉墓附近的废土堆里取土修路,突然废土堆里一方齐齐整整还有些反光的小砖块引起她的注意,她揩掉“砖块”上的泥土一看,竟是一件金器,造型很奇特,上部是一只龟,下部为方形,底部还刻有文字,显然是一枚小巧的印章。有人提醒她,这小印章很可能是文物。于是,她把这枚小印章上交给了文物部门。专家经过鉴定,发现这枚印章由纯金铸成,印体边长2.3厘米,厚0.9厘米,重122.8克,印面阴刻篆文“广陵王玺”四个字。

甘泉二号汉墓,是1980年一家砖瓦厂的工人在施工时意外挖掘到的。这座大型砖室墓虽然早年被盗,但庆幸的是,墓里还保留下一些精美的随葬品,如错银铜牛灯、铜雁足灯,其中的铜雁足灯上,刻有“建武二十八年”的铭文,建武是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年号,建武二十八年,就是公元52年,专家推断,这是一座东汉早期的墓葬。从墓葬的形制和保存下来的随葬品看,墓主人的地位显赫,然而,由于缺少更直接的实物证据,专家一时还无法确定墓主人的身份,人们就把这座墓命名为甘泉二号汉墓,以区别1975年在甘泉山发现的甘泉一号墓。

鉴于甘泉二号汉墓曾多次被盗,专家勘查后推测,二号汉墓旁的废土堆应是盗墓时产生的泥土和乱砖,是盗墓者堆放的,可以想象,当年盗墓者在黑暗中仓促盗掘,小金印被包裹在泥土中,带出墓室,藏身废土堆中,直到偶然发现,才重见天日。专家结合铜雁足灯上的铭文,确定墓主人是东汉时广陵王刘荆。

刘荆是光武帝刘秀的第九个儿子,据《后汉书》等史书记载,东汉光武帝刘秀之子刘荆于建武十七年被封为山阳王,汉明帝永平元年又被徙封为广陵王,金玺就是广陵王刘荆的封印。广陵王金玺的发现,不但解开了墓主人身世之谜,还印证了汉代的确有广陵国存在。据史书记载,汉代的广陵国是分封的诸侯国,其范围在今天的扬州,含江都和高邮一带。这一地区环境优美,物产丰富,公元前117年,汉武帝刘彻的儿子刘胥被封为西汉第一代广陵王。

刘胥的墓葬于1970年代在高邮神居山被发现,后迁至扬州,成为今天的汉广陵王墓博物馆。墓葬采用了汉代帝王才能享用的黄肠题凑。从这座墓葬可以看出西汉时期广陵国已经非常富足。刘胥去世后,西汉的皇帝又先后封五名皇族成员为广陵王。公元8年,西汉权臣王莽篡夺皇位后,废除了西汉的诸侯王。公元25年,刘秀建立东汉政权,恢复汉制,重新分封诸侯王。

刘秀死后,他的四儿子刘庄继承了皇位,即汉明帝。汉明帝即位不久,把兄弟刘荆封为广陵王,将其送出了洛阳城。刘荆很有才华,但心胸狭窄。成为广陵王的刘荆觉得自己受到不公待遇,一天他对手下人说:“我的长相很像先帝刘秀,先帝30岁得天下,我现在也30岁了。”不久这番话传到汉明帝那里,刘荆知道大事不好,于是跑到监狱里,把自己囚禁起来。汉明帝见他主动认错,没有过分追究,只是裁减了刘荆的卫队、随从,并且在圣旨里改称广陵王为广陵侯。此时的刘荆虽然还拿着广陵王玺,而实际上他的势力已大不如从前。没过多久,刘荆又没管住自己的嘴,说了一番汉明帝的坏话。结果又被检举揭发,于是朝中大臣纷纷上奏,请求汉明帝严惩刘荆,刘荆就自杀了。刘荆自杀以后,朝廷取消了广陵国,将其改为广陵郡,刘荆的后代降为比王低一级的侯,从此东汉皇帝再也没有封过广陵王。

广陵王被废除以后,印玺也不再使用。专家推测,可能是经过汉明帝的批准,这件金玺才被允许作为刘荆墓的随葬品。

广陵王刘荆只是一个诸侯王,他的印章为什么称广陵王玺呢?早在战国时期,中国古人就已经开始使用印章,当时无论是帝王的,还是臣民的,都可称玺。直到秦统一中国以后,秦始皇为了强调皇帝的权威,规定只有皇帝印章才能称玺,臣民的只能称印、称章。然而实际上,秦始皇的这一规定并没有得到严格执行,广陵王玺的出土,就证明至少在东汉时期,诸侯王的印仍然被称为玺,而且这枚金玺是国家赐给他的封印,并不是广陵王私刻的。

在广陵王玺出土前,很多专家认为,汉代诸侯王的印章材质都是鎏金的,因为纯金质地很软。然而广陵王玺不仅是纯金材质,而且印文也是用刀直接雕刻上去的。专家推测雕刻者使用了极其锋利的薄刃钢刀,笔画也都是平直的,虽然印玺很小,但是上面的文字疏密有致,字体不失书法的神韵,反映出东汉时期刻印技艺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在中国古代文献中,常把汉代诸侯王玺形容为“方寸之印”,至于真正的尺寸并没有记录。广陵王玺的出土为“方寸之印”的说法提供了最直观的印证。值得一提的是,汉代分封的诸侯王都用金印,印钮大有讲究。凡天子赐给太子和诸侯王的印,其印钮一般是龟钮,赐给臣服汉朝的外藩王印钮则多作蛇、羊、骆驼等形状。刘荆是诸侯王,所以广陵王玺是龟钮。

这枚金印的发现,还解决了历史上一个文物难题。1784年,日本福冈县志贺岛出土了“汉委奴国王”金印,顿时轰动日本。根据《后汉书》记载,这枚金印确系汉光武帝所赐,但在此后百余年间没有其他考古学上的证据证明该金印是中国制造。广陵王玺的出土彻底结束了相关争论,完全肯定了“汉委奴国王”印的真实性及《后汉书》相关记载的准确性。

虽然汉王朝分封了不少诸侯王,但迄今传世或出土的诸侯王玺却十分罕见,广陵王玺是现存可以确定的汉代诸侯王玺,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