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渡弘法的高僧——鉴真
来源: 发布日期: 2017-02-17

鉴真,俗姓淳于,唐扬州江阳县(今邗江区)人,生于武后垂拱四年(688)。14岁时随父亲到大云寺礼佛,他被慈眉善目的佛像深深打动,当时他就抱住父亲说自己要出家为僧。一向信佛的父亲觉得儿子与佛有缘,就答应了。于是他跟随智满禅师出家成为沙弥,法名鉴真。

由于他勤奋好学,德行高尚,18岁时随南山律宗之祖道岸大师授菩萨戒。一年后,鉴真由道岸大师引荐去了洛阳、长安游学深造。在洛阳,他一连多天揣摩龙门石窟形态各异的佛像,到白马寺拜访大德名僧,听授记寺金修、策慧禅师讲授《律疏》。在长安,75岁高龄的弘景为他授具足戒,他有幸成为律宗名僧弘景大师的关门弟子,跟随济融、义威、远智等大师学习律宗经典,拜阅和抄写玄奘等人翻译的经卷,出入太医署求教医术及秘传医方。他还专心研究佛教建筑技艺,协助道岸大师修建小雁塔。数年的游学,鉴真尽悉三藏教法,诸艺皆有所成。

游历回扬后,鉴真先后住大云寺和大明寺。其间他培养的弟子遍及全国各地,度化授戒4万有余。因其对佛经深有研究,尤其精熟戒律,年届46岁的鉴真被尊为淮海、江左地区“独秀无伦,道俗归心”的讲律授戒大师。

经济文化繁荣发达的唐朝吸引邻国日本派来许多遣唐使学习唐朝文化。日本朝廷清楚地了解到唐朝佛教在稳定社会秩序、巩固统治方面的巨大作用,于是在第九次遣唐使团选派了荣睿和普照两位僧人来中国学习佛法。鉴于当时日本僧籍制度管理不严,“私度”“自度”出家蔚然成风,这无疑影响到佛教的传播及政治制度的巩固。当时的日本佛教界,希望请中国高僧去为日本僧人授戒,以便像中国一样,严格控制当僧人的资格。

天宝元年(742)秋天,鉴真正在大明寺讲授佛法,荣睿和普照遵照日本天皇的意旨,专程从长安赶到扬州。鉴真学识之渊博,讲律之精深,顿使荣睿、普照倾倒,两位觉得鉴真是他们聘请的理想对象。但看到55岁的鉴真,他们只婉转地说,请大和尚帮助推荐几位弟子渡日弘法,整顿戒律。鉴真认为日本是一个与佛法有缘的国家,他询问哪位弟子愿意前往,弟子们低头不语,半天也没人吭声。鉴真刚要再次询问,有个弟子站起来说:“大唐与日本之间隔着茫茫大海,路途又远,实在是太危险了。”

鉴真说:“佛祖为普度众生,从来就不怕风险,不惜生命。为是法事也,何惜身命!诸人不去,我即去耳!”他不顾自己年事已高,健康状况欠佳,毅然决心东渡传法。弟子们感动了,他们纷纷表示愿意跟随师父一同到日本传法。

天宝二年(743)春天,在仓曹李凑的协助下,船只、粮食、物资等准备就绪。考虑到东渡日本,不光是弘扬佛法,还要传播唐朝文化,他又物色了一批玉工、绣师、画师、建筑师。正待扬帆起锚时,一个叫如海的高丽僧,因未能入选赴日而怀恨在心,竟向官府告密,说鉴真一行私通海盗。结果船被没收,第一次东渡未能成行。当年底,不甘心的鉴真又备办了佛像、经书、法器、药品、香料等物品,特邀17位僧人及画师、匠人、船夫等共85人开始了第二次东渡。在航行过程中,船两次触礁,以致船毁人散,幸赖官船搭救才起死回生,后被临时安排在明州(今宁波)的阿育王寺。

不久鉴真命弟子前往福州购买船只并具办物资,自己则率荣睿、普照和弟子祥彦及其他随行人员30多人,从明州向福州进发。时值隆冬,他们顶风冒雪、跋山涉水,在永嘉郡禅林寺落脚时,由于此前弟子灵佑阻拦告官,鉴真一行遭到官差的扣留,后被押往出发地扬州,第三次东渡就这样夭折了。眼看三年过去了,官府对他们的防范有了松动。鉴真又商议第四次东渡。他们在新河(伊娄河)河口打造船只,分头采办各种物资,挑选了14位僧人、18名水手、35名工匠艺人等随行人员从新河上船,出瓜洲,下扬子江,船出海后遇到风浪,竟然漂到海南岛的最南端才脱离危险。第四次东渡又无果而终。天宝八年(749),本准备在广州东渡,但一直等不到船只,只好取道回扬,颠沛流离中,荣睿死于广东端州,弟子祥彦死于吉州(江西吉安),鉴真辛苦跋涉,暑热煎熬,眼疾恶化导致双目失明。后经大庾岭返回扬州,第五次东渡成为泡影。

天宝十二年(753)春天,日本第十次遣唐使藤原清河、大伴古麻吕、吉备真备等人准备启程回日本,他们为鉴真精神所感动,特来扬州请鉴真同船东渡。此刻,鉴真已经没有了最初荣睿、普照他们前来邀他赴日时的那份激动,他只淡淡地说:“承蒙关照,贫僧愿心未移。”不久,鉴真和随行的弟子工匠共24人,携带大批文物、法器、书籍,于1029日离开扬州。1116日他们从黄泗浦(今张家港附近)分乘四条遣唐使船,向茫茫大海驶去,1214日抵达日本的秋妻屋浦。次年24日到达日本的京都奈良。至此,历时十多年的东渡终于获得了成功。

到达日本后,鉴真受到了日本人民的热情接待,天皇下诏书对他表示慰劳和欢迎,请他在东大寺设立讲坛,传授戒法,并且授他为“传灯大法师”。

至德二载(757),日本天皇把位于奈良城西京新田部亲王的旧宅颁赐鉴真,让他在此新建一座寺院,这就是现在奈良的唐招提寺。鉴真在唐招提寺中讲经传法,与此同时,他还把中国的书法艺术、建筑艺术、医学知识等带到了日本,促进了中日文化的交流。日本人民为了纪念鉴真,就在唐招提寺中塑起了鉴真的座像,还称他为“盲圣”“日本律宗太祖”“日本医学之祖”“日本文化的恩人”等,表达了日本人民对鉴真的崇敬之情。